财政风采

当前位置:首页 -> 财政文化 -> 财政风采

辽宁构建“社区支持农业”模式的对策建议

信息来源:地方财政研究     发稿编辑:陆成林    发布时间:2012-08-14 00:00:00   【字体: | |

张钢军/辽宁省财政厅

  内容提要:“社区支持农业”是一种新兴的生态型都市农业模式,强调生产者与消费者的有效互动和相互拯救,农民要保证其农业生产具有生态安全性,消费者承诺对农场种植季节给予支持,事先预付生产者费用,与生产者共担自然灾害等风险。辽宁省是社区支持农业模式发展的沃土,发展潜力巨大。本文介绍了“社区支持农业”模式的概念、内涵和意义,探讨了“社区支持农业”模式的国内外实践,分析了辽宁发展“社区支持农业”模式的优势和劣势,并提出了辽宁构建社区支持农业模式的对策建议。

  关键词:社区支持农业现代农业农业污染扶持政策

  在国内食品安全备受关注、市民“回归田园”情结挥之不去的今天,于上个世纪70年代起源于日本、瑞士,风行于欧美,并在近年来逐渐受城市居民欢迎的集安全生产、休闲与观赏功能于一身的“社区支持农业”模式(CSA)在全国各地悄然兴起,为发展生态型都市现代农业增添了可资借鉴的经验。为尽快构建辽宁省“社区支持农业”模式(CSA),切实落实“十二五”时期全国现代农业发展规划,加快辽宁沿海先导农业区、大城市周边多功能农业区建设,进一步挖掘农业的生态涵养、观光休闲和文化传承等多种功能,提高农业效益,增加农民收入。本文通过开展CSA模式论证和研究,提出对策建议,供决策参考。

  一、社区支持农业的概念、内涵及意义

  (一)概念

  社区支持农业(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简称CSA)是一种新兴的生态型都市农业模式,遵循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原则,是解决食品安全问题的一种新型农产品贸易形式。强调生产者与消费者的有效互动和相互拯救,农民要保证其农业生产具有生态安全性,不使用化肥、农药、除草剂、催化剂等化学药物,采用生态可持续的种植模式,生产有益于健康的安全食品。同时,消费者承诺对农场种植季节给予支持,事先预付生产者费用,并成为“股东”,与生产者共担自然灾害等风险。生产者与消费者共同对农产品生产成本进行核算和定价,确保生产者收益,回报消费者的是新鲜的农产品。

  (二)内涵

  随着工业文明的进程,人类社会越来越认识到,现代常规农业(石油农业)在给人类带来高生产率和丰富物质产品的同时,由于在农业生产中大量使用人工化学合成肥料、农药等化学品,使农业生态环境恶化,农产品受到污染,生态系统遭到破坏,地力持续下降。人们谈食色变,对自然农业的憧憬与渴望愈发强烈,CSA模式与理念由此在发达国家应运而生,并传播世界。从最初的共同购买、合作经济延伸出更多的内涵。从字义上看,CSA模式指社区的每个人对农场运作做出承诺,让农场可以在法律上和精神上成为该社区的农场。它强调消费者不仅局限于同一个社区,而是有着共同生活理念的人群;强调农业生态系统的自我循环和可持续发展,遵循自然规律和生态学原理,实现永续农业;强调诚实守信,使生产与消费直接对接,无需中间商操纵,减少层层加码。CSA模式以区域性、生态性、安全性、公平性为主要特征,在西方和日本发起并流行了近半个世纪。

  (三)重要意义

  CSA模式是加快生态型都市现代农业发展的有效路径,是破解食品生产销售安全的有效方式,是满足市民“农夫情结”的重要载体,也是解决“三农”问题、统筹城乡发展、建立循环经济、提高生态环境质量的重要支撑。

  1.有利于调整和优化产业结构。CSA模式适应了从传统的粗放式经营方式向现代集约型、科技型、质量效能型的增长方式转变,有利于促进土地流转,使土地、劳动力等生产要素集聚,发挥规模效益。城市社区对生态农产品的需求为发展生态型农业提供了直接动力,可带动下游绿色产品深加工、交通物流、有机种子等其它服务产业的发展,实现主导产业与相关产业的链条化经营,不断将生态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

  2.有利于促进农民增收。与传统农业相比,生态农业投入成本相对较低,农民可以利用较多时间从事生态农业生产,有效地促进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就地转移。农民生产得到了社区消费者先期支付,摆脱了农产品销售出路束缚,收入得到了先期保障。尤其是生态有机农产品的销售价格是同类普通农产品的150%—200%,农民能从中获取更大利益。

  3.有利于生产健康食品。城市居民作为消费者可以直接面对生产者,直接参与到农产品生产环节,以市场消费带动生态农产品的生产加工,施用农家肥和有机质改善地力,采用生物方法、机械方法防治病虫草害,避免因施入化肥、农药、植物生长调节剂而造成食物污染,不断满足市民对健康安全食品需要,提升市民的生活水平。

  4.有利于遏制生态恶化。通过构建CSA模式,加快生态农业发展,让农民生产过程中注意保护环境和节约利用资源,把农业发展建立在自然环境良性循环的基础之上,充分利用生态系统整体协调、自生、循环、再生原理,采用科学的土壤培肥、作物轮作、生物防虫防病等措施,使农业的多样性功能得以充分发挥,推动农业的可持续发展。

  5.有利于满足城市居民对“农耕文化”的需求。让市民乐此不彼的“开心农场”和“QQ农场”的虚拟表现形式,CSA模式使之轻松拥有自己的“开心农场”成为可能。倡导的生态农业模式能满足城市居民的农夫耕作的乐趣,体验人与自然的亲和关系。既为市民提供新鲜安全的农产品,也提供了农业休闲观光的场所,推动当地经济发展、增进信任、促进和谐、培养环保意识。

  二、社区支持农业的国内外实践及可行性分析

   

  (一)国外

  1.日本:1965年,一群家庭主妇出于对食品安全的担忧,与有机食品生产者达成供需协议,即CSA的最初形式。在这个体系中消费者也是“股东”,每个股东可以投入现金也可以投入劳力。产品不管有多少,都会分给每一个股东。

  2.美国:社区居民向农场购买类似“会员”资格,到收获季时定期获得一定数量的时令蔬菜或其他农产品,包括鸡蛋、肉类、奶酪、鲜花、水果和家庭手工制作的面包点心等。采取送货上门方式,并随产品附送农场新闻和菜谱,农场还经常举行参观和采摘活动。

  3.荷兰:注重该模式功能的扩展性,创造性地把农场建成心理病人或智障病人治疗的地方,把他们从事农业生产和亲近大自然作为治疗的过程,对病人康复有很大帮助,形成社区与自然的和谐。

  4.泰国:在非政府组织的推动下,越来越多的农民从使用农药化肥的主流农业转向可持续农业,并逐步建立了合作型、农场店铺型、社区市场型、路边市场型、会员型、销售中心型等模式的市场体系,形成了有利于生态平衡并促进环境恢复的食品安全系统。

   

  (二)港台

  1.香港:通过CSA模式实现农民、消费者和社区三方共赢。农民有稳定的市场,可靠的收入。消费者得到新鲜、高质量的有机时令蔬果或农产品。股东们参与计划及耕作活动,体验食物生产的过程,分享农耕文明。

  2.台湾: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CSA得到了快速发展。政府和农业基金会组织利用公益性农场,教导市民学习栽种技术、体验耕作、享受劳动休闲,营造田园文化生活氛围。农场以当地作物、生产方式为特色,突出主题农业,并伴以餐饮、体验、农副产品展销、农事节令活动以及农务达人的分享活动。

  (三)中国大陆

  截止目前,在北京、上海、广东、辽宁、山东、四川、广西等30多个省市区,先后涌现80余家CSA农场。如北京的“小毛驴市民农园”、上海“青蓝耕读合作社”、青岛“山娃农产品专业合作社”、柳州“爱农会”等。其中,以京沪两地的CSA农场为典范。截止2010年,北京的“小毛驴市民农园”占地230亩,会员激增。客户有两种类型:一种是“配送份额”,由农民种植,会员每周会收到农场配送的蔬菜;另一种是“劳动份额”,会员租用30平方米土地,自种自收,由农场提供种子、有机肥料和技术指导等。两类客户与农场之间签约,有效期为20周,在种植前付费,共担种植风险。辽宁省的CSA农场刚刚起步。目前有沈阳东陵上古菜园子、大连田祖现代示范农庄、庄河乐土市民农场、东港龙母生态庄园等。沈阳、大连、鞍山等一些公司和专业组织正在发展CSA。沈阳服务业和农业主管部门拟在2012年发展绿色蔬菜“宅急送”,其实质就是CSA模式雏形。

  在国内,一些地方政府对CSA这一新兴的生产流通模式进行了大胆的探索和实践。一是大胆吸纳。鼓励转变生产方式的首创精神和生产要素的聚集,支持CSA模式在本地的发展。二是大力扶持。政府从土地流转、组织协调、制度安排等方面扶持CSA模式发展。三是政策支持。给予补助、担保、土地租金补贴等支持。

  (四)辽宁省构建社区支持农业模式的可行性分析

  农业污染已经成为中国污染中比例最大的污染,食品安全问题层出不穷,农民在农产品销售的最终利润分配中的份额越来越少,导致恶性循环。迫切需要将CSA模式纳入地区发展战略,因势利导,扬长避短。辽宁构建CSA模式条件得天独厚,发展潜力巨大,同时也存在一些观念、消费能力、制度上的劣势。

  1.优势。一是气候资源较好。辽宁省属于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区,日照丰富,积温较高,四季分明。全省阳光辐射年总量在100-200卡/平方厘米之间,年日照时数2100-2600小时。年平均无霜期130-200天,年降水量在600-1100毫米之间。目前,辽宁省全力推进“青山、碧水、蓝天”三大工程,启动实施100座乡镇污水处理设施、100座乡镇生活垃圾处理场建设等,为构建CSA模式提供了较为有利的自然生态环境。二是交通物流发达。辽宁省位于中国东北经济区和环渤海经济区的重要结合部,是东北地区通往关内的交通要道,也是东北地区和内蒙古通向世界、连接欧亚大陆桥的重要门户和前沿地带。境内港口、铁路、公路、航空运输四通八达,形成了现代化综合立体交通体系。随着村村通和村组间道路规划的实施,覆盖境内乡村组的道路逐步呈网络化,极大地提高了CSA模式辐射半径。三是农业基础扎实。经过多年的努力,全省以辽西设施农业、辽东特色农业、辽南辽北辽中都市型农业的格局已经形成。到2011年,水果、蔬菜、肉、蛋、奶及水产品等主要农副产品产量位居全国前列。全省启动实施1000万亩节水滴灌工程,设施农业面积突破1000万亩,其中,日光温室面积居全国第一位。涌现出东港等7个产业规模居全国第一的全省“一县一业”示范县。全省还创建28个旅游强县,143个旅游特色乡镇,541个旅游专业村,乡村旅游、休闲农业成为新兴产业。其中许多生态农业实践的经验和技术等都可以应用到CSA模式构建中来。四是市场前景广阔。由于CSA模式的农产品以质量安全为保证,主要消费者为中等收入人群。据有关方面统计,2011年全省有近300万人属中等以上收入群体,这类群体呈逐年扩大之势。人们在解决人类社会最低也是最高的基本需求——生存之后,更在意提高生活质量,对安全农产品的追求将变得越来越现实而迫切。

  2.劣势。一是观念存在鸿沟。农民和消费者不能充分理解CSA模式的内涵,彼此沟通不够,容易造成纠纷,存在信任危机。二是消费能力较弱。生态型农产品价格较高,面对的是中等收入以上群体,将大多数消费者排斥在外。容易造成生产者的预期得不到实现,挫伤积极性。三是组织协会不健全。分散的农业种植、养殖模式及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和农民专业合作社个体规模小,带动力不强,难以抵御市场风险和形成规模效益,生产者在农产品交易中缺乏话语权,容易导致价格恶性竞争,使生产者的利益受到损害。四是缺乏配套制度安排。辽宁省专门从事生态型农业生产技术、生产资料的研究、开发和咨询的科研和教学的机构较少,缺乏一整套技术措施及社会服务体系。缺乏操作性较强的产业发展财政配套的鼓励性政策,以及农产品监管手段落后等。

  三、辽宁构建社区支持农业模式的对策建议

  实践证明,社区支持农业模式使消费者与生产者之间的联系比“农家乐”更加紧密,比“结穷亲”的帮扶更加自觉,更具可持续发展性。辽宁省大中城市密集,非农业人口比重大,条件得天独厚,是CSA模式发展的沃土,发展潜力巨大。应遵循政府引导、企业带动、农民和市民参与的发展思路,借助CSA模式,探索经济、社会和生态效益相统一的现代农业的生产方式、组织形式、运作模式、利益连接方式的创新,瞄准大趋势,采取有效措施,趋利避害。

  (一)建立社区支持农业模式示范点

  一是选好试点,科学规划。由省直有关部门统一组织选择自然条件优越,区位优势明显,农民农耕知识、技术和经验较为丰富,能生产优质、新鲜作物的大城市周边地区作为示范点。合理规划田园、果园、菜园、花园、水塘、湿地等布局,切实提高土地利用率,增强经济效益。二是组建团队,负责运营。成立包括经营者、农民、消费者代表、志愿者等参加的协作组织,农民负责种植和管理农场,其他人负责所有农耕以外的一切活动和运作,建立一套规范、完整、有效的管理制度,明确各自职责。三是抓好基础设施建设。结合新农村建设,改善示范点的道路、给排水等基础设施,引导鼓励示范点利用成熟的低碳生活技术(垃圾分类处理、蚯蚓堆肥、沼气、生态建筑、风力发电、太阳能等),将示范点建成低碳可持续发展的典范。

  (二)探索构建社区支持农业模式发展体系

  一是确定发展目标。坚持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以技术创新为动力,以产业化发展为方向,以促进农民增收和为城市居民提供安全放心农产品为目标。集中政府部门、科研院所、农业产业园区、农民专业合作社等力量,打造生产、加工、运输、销售一条龙的农产品经营体系,培育品牌,把辽宁建成农产品质量安全示范区。二是制定发展规划。由省直有关部门聘请专家学者,尽快制定辽宁省CSA模式发展规划,突出辽宁各地的地域特色,在水源、环境、土地、道路等条件较好的区域实行一次规划,对经过认证的基地实行严格的保护措施。三是加快创新步伐。把CSA模式推广与发展都市农业、生态农业、高端农业、休闲体验农业、观光农业、科技农业有机结合起来,促进生态型都市现代农业可持续发展。

  (三)健全和完善社区支持农业模式扶持政策

  一是健全组织机构。尽快成立由省政府主要领导牵头,省发改委、财政、农委、环保、经信委、林业、交通、科技等职能部门负责人为成员的全省CSA模式发展工作领导小组,发挥统筹安排、综合协调、督察督办和重点推进的职能,专门研究制定辽宁省构建CSA模式的政策和措施。二是建立联席会议制度。每季度或每半年定期召开联席会议,由省CSA模式发展发展工作领导小组邀请省直相关部门,共同研究和协调解决推进过程中的重大问题。三是加大财政支持力度。坚持统筹规划,突出重点,集中财力资源,运用农业综合开发资金,整合现有各类财政支农专项资金,与CSA模式发展相结合,集中财力办大事。对CSA模式的农场和农民在税收和认证费用方面给予减免。健全保险制度,由财政通过加大对农户保费支持或保额支持的力度,大幅降低生产风险。出台土地流转向CSA模式倾斜以及土地租金补贴、大型展销会摊位补贴等政策。鼓励农业科研人员到生产一线进行科学研究,提供技术保障。四是制定技术创新扶持政策。从基地建设、技术开发、人才培养、市场开拓等方面加以扶持,积极引导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参与其中,建设生态型农业生产基地,鼓励大中型流通企业参与农产品市场建设,培育重点出口企业,促进出口创汇。

  (四)建立社区支持农业模式市场体系

  一是建立有机农业标准。在基地、生产、产品、加工包装标准等方面建立与国际相符的有机农业标准,加强与国内外市场的对接,逐步建立起独立的权威的国际承认的检查与认证机构。二是发挥非政府组织作用。充分利用农业合作社、农村农民基层组织和基金会等非政府组织的作用,协调生产农户,形成统一的生产、销售和认证程序,使农产品生产规范化,建立农产品品牌和销售网络,使生产者与消费者直接对接。三是把CSA模式发展与农产品进超市、进城区菜市场、进集体食堂、进社区、进餐饮企业有机整合起来。扩大CSA农场产品的销售规模,提高市场知名度和市场占有率,促进CSA农场可持续健康发展。四是搞好信息平台建设。逐步建立省、市、县、乡、村、户六级农业信息网络,把先进的、实用的生态农业知识和消费市场需求及时传送到生产者手中,向生产者提供信息、资源、服务和技术指导,以信息引导生产,增强市场针对性。

  (五)加强社区支持农业模式发展的技术服务

  一是建立由农业高等院校、科研院所、推广机构、流通企业参加的咨询和培训服务机构,为生产者提供技术支持、信息服务,在试点的基础上,为农民提供参观学习和实践场所。二是建立快捷高效的信息与管理的网络体系,主要包括质量标准、认证管理、质量监控、产品开发、市场流通、技术服务、人才培训等体系。三是加大农产品的监管力度,做到规范运作、确保质量,提高水平。严格按照《认证认可条例》的要求和国家认监委的有关规定,进一步规范和完善认证管理制度,保证认证工作的规范性、有效性和公正性。

  (六)着力加大生态农业教育培训

  一是加强对农民生产的教育培训,使农民掌握有机农业的科技知识和有机农业的操作规范,提高有机农业科研机构人员的科研水平,使农民了解农业产业化理论、产业生态学理论、现代育种技术、土壤培肥技术、病虫害防治技术等高新技术,为农产品发展提供强大的技术支持。二是尽快成立自我服务、自我管理、自我组织的农民生产互助组织,增强农民在市场交易中的话语权,促进生态有机农业向集约化、规模化方向发展。三是加大宣传教育。充分利用新闻媒体、科普教育活动、科技下乡等各种宣传教育途径,加强对公众的介绍和宣传,鼓励CSA农场开展各种形式的实地“农耕文化”体验,提高市民参与的积极性。引导城市居民到CSA农场认养一头猪、牛、羊,认养一只鸡、鸭、兔,到CSA农场认种一分地,认种一棵果树。提高公众的健康意识、环境意识,达成共识。

  一百年前,一位美国农业土壤局局长访问中国、日本和朝鲜后,写出了《四千年农夫》一书,书中写道:“为什么中国农夫种了几千年的地,土地还是照样肥沃。答案是中国农夫懂得精耕细作,以粪为肥”。中国几千年的农耕文明史,传承到现在,到了应当真正正视的时候了。否则,我们将不得不付出沉重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