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财政新闻

统筹推进释放改革红利

———当前财税体制改革进展综述
信息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稿编辑:葛尉迟    发布时间:2017-04-21 09:20:00   【字体: | |

  当前财税体制改革不是在原有的基础上简单地修修补补,而是按照全面深化改革的总体部署,放到国家治理的高度统筹推进———这是近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的一致看法。专家们表示,近年来,各级财政部门统筹兼顾、稳步推进财税体制改革,加快构建现代财政制度,陆续出台了一批有力度的改革措施,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效果,释放了改革红利。                
  搭建现代预算管理制度主体框架    

  “2016年的预算管理制度改革有四个方面的突出特点。”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白景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是预算公开进一步完善,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预算公开力度更大、更加规范;二是预算绩效管理制度进一步完善,中央财政大部分项目支出都采用绩效管理,预算绩效管理成为用好钱、落实好支出政策的重要制度保障;三是中期财政规划迈出了重要一步,实现财政的长短期平衡;四是预算执行管理更加完善,规范了国库现金管理,提高了预算执行率。

  为贯彻落实新预算法,财政部先后推动出台了《国务院关于深化预算管理制度改革的决定》《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国务院关于实行中期财政规划管理的意见》《权责发生制政府综合财务报告制度改革方案》,以及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推进预算公开工作的意见》等重大改革文件和配套措施。

  对此,著名财税专家刘克崮表示,2016年2月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进一步推进预算公开工作的意见》,明确了扩大预算公开范围、进一步公开预决算信息、细化预算公开内容等,构建、完善了全面规范的预算公开制度,强化社会公众对预算的监督。

  “另外,根据国务院中期财政规划管理的意见精神,财政部出台了《财政部关于推进中央部门中期财政规划管理的意见》,从编制2016年预算起,对纳入中央部门预算的一般公共预算和政府性基金预算拨款收支实行中期财政规划管理。”刘克崮说,中期财政规划管理改革的推进,提高了财政支出效率,有效防止地方年底突击花钱而项目没有成效的情况。此外,权责发生制政府综合财务报告制度的建立,能够更规范、全面地反映政府资产负债、运行成本等财务信息。

  白景明告诉记者,得益于上述政策制度的规范,2016年预算执行明显加快,1—10月份预算执行率就完成了80%多,“年底突击花钱”状况明显改善。

  营改增试点全面推开,税负只减不增

  “作为税制改革的重头戏,营改增试点全面推开,无论是从税制来讲,还是从影响程度来讲都是2016年的一件大事。”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税收室主任张斌对记者说。

  “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这些举措意义非凡。”刘克崮表示,营改增通过打通三次产业之间的交易链条,促进社会专业化分工,从而增加制造业和服务业的进项税款抵扣,发挥出减税效应。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营改增共降低企业税负5736亿元。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蒋洪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仅营改增一项,2016年就实现减税5700多亿元,同时,扩大对小微企业和科技企业税收优惠,取消或停征一些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财政部这些工作做得很好。”

  全国人大审议通过的2017年预算报告指出,今年我国将继续实施减税降费政策,进一步减轻企业负担,如扩大享受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优惠的小微企业范围,全面清理规范政府性基金,取消城市公用事业附加等基金等,全年再减少企业税负3500亿元左右和涉企收费约2000亿元。

  “营改增是税制改革的重头戏,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改革举措。”张斌说,在营改增全面推开后,还将涉及优化税率结构、增值税立法,以及中央和地方收入划分的调整等方面的改革。

  另外,张斌表示,营改增是间接税的改革,是按照税负只减不增的原则推出的,从税制改革的步骤来看,营改增完成之后,下一步税制改革的重点就自然转到直接税上面。

  财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按照十八届三中、五中全会关于“建立综合和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的要求,自2015年以来,财政部就税制模式、费用扣除、税率级距、税收征管及配套条件等改革重点、难点问题进行重点研究和反复论证,在征求吸收有关方面意见基础上,明确了将现行分类税制改为综合和分类相结合的税制的改革总体目标,以及“总体设计、分步到位”的基本思路,形成了个人所得税改革方案建议。

  资源税改革和环境保护税立法取得重大进展

  2016年,税制改革在资源税改革、环境保护税立法和调整完善消费税方面也取得重大进展。

  2016年7月1日起,全面实施矿产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在实施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的同时,将全部资源品目矿产资源补偿费费率降为零,停止征收价格调节基金,取缔地方针对矿产资源违规设立的各种收费基金项目。另外,在河北试点水资源费改征水资源税,采取水资源费改税方式,并将逐步扩大试点范围。

  而资源税税政管理方面的调整,则赋予了地方政府适当的税政管理权。在列明的21种矿税率幅度上,各省提出了具体适用税率建议。

  2016年12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环境保护税法。张斌说,从费改税和税收法定原则角度看,尤其是在目前经济结构转型过程中环境保护面临很大压力的情况下,该部法律的推出是非常重要的,能够更好发挥税收调节作用。同时,为充分调动地方政府积极性,环境保护税在税政统一基础上,适当下放税政管理权,各省份可在幅度内选择大气污染物和水污染物的具体适用税额。

  在调整完善消费税方面,2016年10月,取消对普通美容、修饰类化妆品征收的消费税,并将化妆品消费税税率由30%调整为15%,以更好地发挥消费税的调节作用拉动消费;2016年11月,对超豪华小汽车在零售环节加征10%的消费税。此前2015年2月,已将电池、涂料纳入消费税征收范围,当年5月,较大幅度提高卷烟消费税税率。

  张斌说,消费税和资源税、环境税一样,是调控为主的税种,进行选择性征收。在总收入不变的情况下,通过对污染等行为增加税收,减轻其他方面的负担,既有利于调节收入分配,又不影响政府的支出。

  央地关系改革迈出重要一步

  建立事权与支出责任相适应的制度是关系国家治理体系建设的大问题,涉及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及支出责任划分、中央和地方收入划分、转移支付制度等,涉及面广、影响深远。

  张斌表示,专项转移支付指定用途,涉及到各部委对财政资金的支配权和地方政府财政资金支配权的“条块”关系,统得过多意味着不能按照地方意图优化调整。

  财政部政研室有关负责人表示,在具体落实中,中央财政增加了一般性转移支付规模,一般性转移支付比例已由2013年的56.7%提高至2016年的60.5%,并大幅度增加对老少边穷地区的转移支付。在清理整合专项转移支付项目方面,专项转移支付项目数量已由2013年的220个压减到2016年的94个。

  2016年8月,国务院出台了《关于推进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的指导意见》,明确了推进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划分、完善中央与地方支出责任划分,以及加快省以下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等内容。

  “指导意见的推出有两点重大意义。”白景明说,一是明确了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的实现目标和路径,二是为今后完善其他财政体制改革方面打下了基础。

  “推动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加快制定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总体方案”已写入了今年的预算报告,成为今年深化财税体制改革的一大重点。

    (记者 张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