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财政新闻

“三去一降一补”初见成效 今年仍将继续推进

信息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稿编辑:葛尉迟    发布时间:2018-03-13 09:26:00   【字体: | |

  “三去一降一补”是中央确定的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在去产能方面,财政部确定了5大类、23条政策措施。

  去产能、去库存、降成本

  首先,在去产能方面,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中央财政设立总规模为1000亿元的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遵循“早退多奖、梯级奖补”的原则,用于支持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过程中的职工安置工作。

  2016年以来,中央财政累计拨付专项奖补资金529亿元,其中2017年拨付222亿元,有力地支持了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工作,取得较好成效。钢铁行业累计退出产能1.2亿吨,其中2017年退出5000万吨;煤炭行业退出产能5.4亿吨,其中2017年退出2.5亿吨;共分流安置职工110万人,其中2017年分流安置37万人。

  为确保中央奖补资金用到政策既定的范围、发挥最大效益,2016年以来,财政部先后印发了《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管理办法》(财建〔2016〕253号)、《关于加强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使用管理的通知》(财建〔2016〕321号)、《关于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有关问题的通知》(财办建〔2016〕142号)等文件,明确中央奖补资金只能用于符合要求的职工安置工作,并要求各地区相应制定资金管理细则、公开资金使用情况。

  其次是加快消化政策性粮棉油糖库存,推动去库存、降成本、补短板。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韩俊表示,在去库存方面,这几年加快了消化玉米等个别农产品的积压库存,减少陈化损失。鼓励玉米等农产品精深加工业向优势产区和关键物流节点转移,加快消化粮棉油库存,积极支持粮食加工企业发展生产,减少陈化损失。在降成本方面,通过发展适度规模经营、提高技术装备和信息化水平等节本增效。加快发展多种形式适度规模经营,加快建立新型经营主体支持政策体系,实施农业社会化服务支撑工程。全面提高自主创新能力,推进现代种业创新发展,增强科技成果转化应用能力,促进农业机械化提档升级,推进信息化与农业深度融合。

  在补短板方面,通过加强农业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改善农业生态环境。建立粮食生产功能区和大豆、棉花、糖料甘蔗等重要农产品生产保护区,大规模推进高标准农田建设。推进资源保护和生态修复,强化农业环境保护,包括切实保护耕地资源、发展高效节水农业、全面加强农业面源污染防控等。

  再其次是支持完善物流体系,推动降成本。财政部人士表示,我国物流效率低、成本高,既增加实体经济成本,也影响经济转型升级。2016年,财政部会同商务部等部门,聚焦物流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和瓶颈,出台政策举措,促进降低物流成本。一是深化物流标准化试点工作。在前期试点工作的基础上,进一步将试点范围由特大城市向周边辐射延伸,2016年新增19个试点城市,并将支持内容由托盘标准化向包装标准化拓展,推动供应链全程“不倒盘、不倒筐”,全面降本提效。试点成效逐步显现,前两批试点城市中重点企业装卸货效率提升3倍以上,综合物流成本降低10%以上。二是积极支持冷链物流建设。通过竞争性选拔,支持河北、新疆等10个省份发展冷链物流,推动降低农产品流通损耗,加快消费升级步伐。

  支持打赢脱贫攻坚战,推动补短板

  聚焦解决我国城乡发展不平衡问题,以推动扶贫攻坚为突破口,补齐发展短板,依托互联网实施精准扶贫,取得明显成效。一是深入开展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加大对电子商务进农村的支持力度,2017年新增支持260个国家级贫困县和欠发达革命老区县,政策范围已扩大到全国756个县,推动农产品“上行”和工业品“下行”双向流通,畅通农产品产销链条,释放农村消费潜力。试点工作成效不断显现,得到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和充分肯定。二是推进电信普遍服务试点。按照“中央资金引导、地方协调支持、企业为主推进”的原则,2016年,财政部会同工信部启动第二批电信普遍服务试点工作,将89个地市纳入试点范围,涉及未通宽带行政村16097个、已通宽带但接入能力不足的行政村31087个。中央财政下达补助资金49.7169亿元,有力推动了农村等偏远地区宽带网络建设发展,带动了农村经济社会和信息化水平不断提升。三是牵头开展财政部对口支援瑞金及赣南等原中央苏区工作。

  2018年,中央财政将继续用好专项奖补资金,支持钢铁、煤炭行业去产能。推动煤电行业去产能。加大“僵尸企业”债务重组力度。实施钢铁煤炭行业税收优惠政策支持去产能。实施钢铁煤炭企业化解过剩产能金融政策,并鼓励煤层气(瓦斯)开发利用。“十三五”期间,煤层气开采利用中央财政补贴标准从每立方米0.2元提高到每立方米0.3元。

  去杠杆

  在去杠杆方面,根据国际清算银行数据,2017年2季度我国非金融各部门(居民、非金融企业和政府部门)总体宏观杠杆率为255.9%,6年来首次与上一季度持平;非金融企业杠杆率为163.4%,连续4个季度环比下降或持平。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相关人士表示,去杠杆大致分为两种政策思路,一是减少债务,二是做大GDP。尽管去杠杆政策已取得初步成效,但应当认识到,高杠杆是宏观金融脆弱性的总根源,我国宏观杠杆率仍处于较高水平,潜在风险尚未得到根本消除。尤为重要的是,债务扩张的体制机制性障碍有待进一步破解,非金融企业杠杆率虽有所下降,但僵尸企业和低效投资项目大量挤占金融资源的现象仍然存在,国有企业杠杆率仍然偏高;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迅速膨胀;居民部门杠杆率水平虽然相对较低,但上升速度较快。

    央行研究局相关人士表示,下一步应按照十九大精神,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从总量和结构两个方面控制债务过快增长,切实巩固去杠杆成果。一是稳健的货币政策要保持中性,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更好地满足高质量实体经济发展的需求;二是深入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完善问题金融机构和资产处置机制,切实打破刚性兑付,为真正硬化企业和金融机构的预算约束提供良好制度条件;三是要把国有企业降杠杆作为重中之重,坚定不移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完善公司治理,健全市场化退出机制;四是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以市场化、法治化方式,推进债转股和资产重组,鼓励发展多种形式的混合所有制企业;五是深化财税体制改革,在加强地方政府预算约束的同时,建立权责清晰、财力协调、区域均衡的中央和地方财政关系。

    (记者 戴正宗 杨光)